やさい

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眸(地风)

🙈🙈🙈

俗人:

※ 依旧短小


他的表情依旧寡淡,秀气的眉毛却是舒缓的:打西面打量起,卖的应当是糍粑,花生碎就盖在布下,离它几步远的摊子摞着冒热气的笼屉,不知装的是什么馅的包子。旁边是拉面摊,就挂着夸张的条幅,店家隐在后面张罗着。再往东是老字号糕点铺,店前围了不少人,年纪小的还踮起脚尖巴巴望着……这边迎面还踱来一小贩,抱着插满杆子的糖葫芦,晶莹的糖衣闪着光——仿佛铺天盖地是美食在盛情邀请,天地间独独一个师青玄没有入他的眼似的,这几摆扇子、十几句话下来,只换回明仪心不在焉的几句回应,声音里的敷衍倒是毫不遮掩,惹得师青玄气急,扇一收,手一扬,拽着他往繁华地段的酒家去,瞪着他责备道:“带你吃这一带最出名的菜好了罢!明兄,我堂堂风师吸引力居然还敌不过凡间的吃食……哎哟我的妈,明兄你干嘛??”这时听见身前稚嫩的童音,往下一看,原是嬉闹几个的小童,对上个不看路还走得风风火火的俏公子。

“你也知道自己是堂堂风师,走起路看也不看。”明仪抽回箍住他的手,小童们呜哇叫喊着跑开了,落在最后的是个小姑娘,头发软乎乎的,教师青玄望着有些出神,目光分明柔软下去,蓄着万家灯火明明灭灭。

待他怅然展开扇面转过身来,却发觉明仪被他的突然转身打得微微一窒,目光也来不及收,就这么两相凝望,一时无言。

然后明仪率先扬了扬脸:“带路,吃饭。”,说着迈开了腿。

“哦哦好好好。”师青玄扯着他的衣袖火急火燎赶了几步,觉得有些兴师动众又放开,二人慢慢在人群中前行,打量起暖色的市集来。橘色的火光拢在灯笼里,把柴米油盐映照出一份温暖珍重来。

……明兄的眸色可真深,我之前怎么没注意。师青玄不合时宜地想着,莫名心虚地挥了挥扇子。


我本凡人(地风)

用了奇奇怪怪的风格,坐等天官完结,他俩尘埃落定我再考虑开什么形状的,首页有人入坑吗,食我大安利啦

俗人:

※ 短小


师青玄难得静默,平日里灿烂的一双眼眸微微垂着,折扇捏在手里悠悠地晃,正是刚刚缠着明仪买的那把,说什么如今是两袖清风,扯几抹穷酸书生气遮羞也无妨,挑不了廉价的便瞎抓,喊了几声明兄,待明兄木着脸垫了银两,才久违地“啪咔”展开扇面,一双喜悦的眼睛望过来,“患难见真情,真真是我最好的朋友。”

明仪则不出所料吐出一句“想太多”,束紧钱袋收回袖中,淡淡错开师青玄的目光。

分明是这些日子两手空空失落得紧,还要扯那么大的幌子。

此时他们并肩缓步,师青玄从容顾盼,也许是这些时日心事重重惯了反而沉得住气,他眉目舒展,气色仍是欠佳,神情却惬意,也不知是什么风景入了眼,眼底泛着暖光和笑意。

“明兄,你说庸庸碌碌一世俗人,又有什么错。”师青玄忽然轻飘飘开了口,有小童攥着草织蝴蝶跑过去,怯怯回望,他只出神地看着热闹的长街,“咻”地敛了扇子,往前迈去。

从明仪这瞥过去,能看到师青玄眼里终于漫出来的疲惫,把俊俏明媚的面庞柔和了些,许是发冠变得简朴,许是突然停在冒热气的摊前帮两人点了面,当了几百年脚不沾地的贵公子的师青玄,终于沾上了几丝烟火气。

明仪就这么无言地注视着他,于是师青玄先回过头来,得意道:“明兄,你的口味偏好我可记着呢。”他无时无刻强调着两人的情谊,沾沾自喜地抖开了扇子。

他的一丝鬓发被软绵绵的风扬起来,扫在眼角心尖,麻麻的。


【我又双叒叕回来了】

又双叒叕用回这个号了

还在的欢迎来唠嗑

另外有无数小🐴甲,以后用哪个发文看心情看造化

关于同人文怪圈的碎碎念

 ※ 没有爆粗但是双标,慎看



我这人毛病,看文给小红心吝啬苛刻得很,不管你热度上天没有,人物塑造、剧情以及我非常执着的文笔,都是打分的重要参考。你文风可以相当朴实,不带一点风景,只要剧情精彩,人设稳,文就是个性。你剧情没有很扣人心弦,但是文字细腻意境安谧,人设在线,照样是岁月静好。

但是大哥,一旦人物ooc,故事多小甜饼多happy ending都没用的,何况还是非常幼稚的文笔,不仅幼稚而且着眼点低俗甚至恶俗。

不要给我扯同人就意味着ooc,ooc上天没我还是能吃出来的。敢情为了甜连人设都不要啦?就是俩同名同姓的人物在辅助你完成你的梦是吧?醒醒。

说动笔前看了原作相应部分揣摩人物,真是严谨的好太太,来来来你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卧槽难道我看的是假的原作?

然后看了看自己的白月光太太,好不容易开了新坑,我雀跃我奔跑,结果热度寥寥,剩下铺天盖地的委屈泼了我一脸。

看文这种东西是主观的,我偏爱的不一定是大众所喜,但基本的判定不会差到哪去,文字里是可以看见一个太太的态度的,有的太太甚至跟字句死磕,写出来的文让人虔诚地逐字去品,夸一句妙哉。文字好的,故事就像一部电影,放任悠悠岁月滚过,让人为之动容。而文字浮夸剧情脱线的,为之动容的是我的中指,再加上要上天的热度的话,至少惊悚效果满分了。

委屈,为我仰慕的太太感到委屈甚至愤怒。但凡对自己有要求的,有风骨的太太,大概都是孤独的。总有那么几个优秀的,无端要忍受冷清的热度,甚至质疑自己的水平,看一眼圈里热度极高的文,于是心灰意冷。

“好嘛,原著向太虐了,小天使们抗拒吃刀子,喜欢小甜饼也是正常的,而且看通俗点的确实不费力,再说了,热度那么高,说明……”

说明我琢磨人设的精力算是喂狗了。

说明我的构思无论多么精彩都不如让恋爱脑支配来一场放飞自我甜到齁的爱情。

说明这个圈的读者对这两个角色的误解厚度直逼我的脸皮。

说明我的坚持不值一提。

说明天凉了,该退圈了。


说给喜欢的太太:

其实不是的,太太,女神,白月光,拿出与你的实力匹配的桀骜来,文手需要观众,而你值得拥有更优质的,至少我已经确定,热度是无法真正体现一个人的高度的,不信你去看(辣眼睛.jpg)。

一直不敢打扰,就是因为没什么本领,想打个长评也词不达意,但是还是想笨拙地告诉你你是在发光的。在不同的角落里一定有着跟我一样的人,借着你的光芒看清许多人与事的模样,受到鼓舞,看清方向,然后去追随。

所以请不要气馁,人不可能不变,那么至少向着更加洒脱欢乐的生活进发,做更好的自己。

对我来说,有缘吃到太太的粮,就是一份不期而遇的惊喜了。


双标言论到此为止,我针对的是某几个人。

睡了一会儿看见几个老熟人点红心蓝手有点哭笑不得,我真的是很幸运了,惆怅的时候还有人包容我的瞎矫情,但是对自己的审判会一直存在,大大方方承认,当热度逆天的太太确实是很梦幻的事情,我也想啊!最近一直气自己不是太太,不然产粮把那个人踹开,然后吹一波我喜欢的太太们,让大家欣赏她们的作品,多棒啊。(梦里什么都有.jpg)

唉,能力有限,就努力安利旁边的人呗,哪天书看得多了灵光一闪脑洞大开,产粮了再圆梦也不迟。


(∂ω∂)

-zHé:

战斗产物 很想看怜怜和花花风花雪月的样子
哦对了这个就叫做桃源恋歌好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跟@( ˙³˙)野菜 一起搞了一天的条!(花怜好ww